關於部落格
沒事的沒事的。
  • 8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少年)阿茲海默症

熬夜成了一種習慣,就算真的很累也硬是到了兩點才去睡,然後早上起來寫考卷寫到眼前一片模糊。 偏偏自己也不是能在午休時睡著的人,不知道這件事和對日常生活無感是否有關聯。 最近,對於身邊的人事物有越來越不在乎的趨勢。 我還記得小學二年級時的月考分數和小學一年級時的段考成績,或是兩三歲時的某些畫面還有思緒,但我卻想不起來自己對於一個禮拜前被一群女生暗罵時那種不屑的心情。 我也記得兩年前在超市裡遇到一個長得很像以前補習班同學的男生的上衣顏色(青色加白),卻想不起來自己今天穿了哪件衣服。 也許這算是少年癡呆? 有人說我最怪的一點是就算在生氣看起來還是很冷淡,羽和我當了八年朋友到現在還是不敢開我玩笑(沒有人敢),看了看我妹也那副德性,也許是遺傳的吧。 或許我越來越沒同情心。 老實說就物質生活和父母的關懷來講我應該算是美滿家庭那一型的,不過用點腦就知道所謂完美不存在,你不能活了十幾年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有人為了錢而翻臉,或是誤以為完全的正直存在。我不能說我有成熟到哪裡去,但冷眼看著別人這點我很會。 當他向我抱怨家裡爸媽時,我只想說我認識更多更多比你還要可憐的人,拜託把你的自憐自怨收起來。當他說我總算能瞭解妳當時的感受了,我卻想破口大罵你從來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只是半調子的同情心,那根本沒有施捨的必要,你從來就不知道我當時哭的理由,你這樣的人怎麼會懂?而當他說他以前實在是太天真了,好像看透人間的樣子時,我總有衝動在他背後捅一刀,然後告訴他你不是比較不天真,只是懂得選擇性的,更加強烈的更加盲目的相信某個人罷了,我不知道自己變成了那個人該不該生氣? 這樣的話,當有一天你被人推下懸崖時,只會跌的更重,這是善意的提醒。 如果再讓我看到一次他的眼淚,我應該無力去安慰他了吧。 因為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其實我從來就沒有同情過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